无限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长笙路 > 正文 第一六九章 不然你在这里等会
    云南罗家?古长笙根本都没听过,邯邛剑早在江湖上流失数百年,无论邯邛剑是不是他家祖上的,但现在这可是她手中的剑,而且还有她知晓的宝藏,她决不会把它送与别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阁下是江湖中人,既然如此就用江湖规矩办,你若能抢走我的邯邛剑,那它就是你的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罗巳铭已经率先出手,抓向邯邛剑。

    古长笙一掌探出,如同幽莲出水,乍然盛开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一碰撞,两道身影点触即分,一道身影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罗巳铭看着古长笙,眼中已是一片郑重之色,虽然刚刚只是试探,但此女的内力深厚非常,掌法也不寻常,看来有一定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姑娘好身手,但是罗某对此剑志在必得。”说着,罗巳铭再次挥掌而来。

    古长笙见他并未动身上的兵刃,也懒得与他缠斗,当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,安雉突然来到古长笙背后,一掌拍去。

    罗巳铭只觉的胸见一片气血翻滚,当抬起头的时候,那女子一行人已经离开在大厅内。

    追到客栈门口,只见这条路上人来人往,哪有刚刚那几人?

    罗巳铭拳头紧握,当初听说青州杜家似乎有邯邛剑的消息,他们不远千里向青州赶去,谁知刚走了一半就传来消息,说那把剑已经被盗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因此罗家好一段时间处于遗憾之中,如今他真的看到就在眼前,却依旧没有办法拿回来。

    简直比那时更为气愤。

    罗巳铭站在酒楼门口,面色阴晴不定,这时一道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钱袋你也能毫发无损的走出来,快说是不是洗盘子了?也不对,洗盘子怎么会这么快,难道你终于学会吃霸王餐了?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粉色衣裙,乌黑的青丝梳着飞仙髻,小巧精致的五官,双眸如同鹿眼一般可爱的女子不知从哪蹦出来,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嫚柠,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身穿青色衣服的女子从这里出去?她旁边还跟着一位白发老者和一个武功不弱的青年。”

    花嫚柠眉毛顿时竖起,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他道:“好。也还且换崦豢醋拍,你就看上哪家姑娘了?”

    罗巳铭只觉得脑仁疼,连忙说道:“你在说什么呢,那个女人手里拿的是邯邛剑,你说我追她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邯邛剑!那个女人走的是城西路,应该和我们顺路,不过你现在可别犯傻,你二叔他们都已经到江澜洲了,我们此行意义重大,邯邛剑既然已经现世,就绝不会沉寂在江湖中,我们日后有的是时间,你要把事情分个轻重缓急。 被▼犇仁钦鹁,大脑微微一想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罗巳铭脸色难看,深吸几口气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赶往江澜洲。”

    花嫚柠甜甜的点了点头,抱着罗巳铭的胳膊蹦蹦跳跳向马厩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古长笙已经出城,只是她此时眉毛紧蹙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不必在意他们,若他们敢来强。叶ò阉侨扛献。”郑廉看到古长笙的脸色说道。

    古长笙轻轻点了点头,她自然不惧那两人,只是有些担心别因邯邛剑的事情,在这个时期给天穹宫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古家虽然隐世但不避世,他们要是真的再敢找事,我让他们尝尝厉害!”安雉双眸厉色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还想低调一点,既然郑叔和安雉都这样说,那我就索性随心而来,反正长青姐和长延不在这里!”

    古长笙心中阴霾豁然消散,管它什么罗家,还是诛魔大会上发生什么事情,我只是让吴珵平安而已,对了,还有她的准公公婆婆!

    郑廉和安雉顿时大汗,二小姐想得似乎他们并不一样,只是看她现在笑容炫目,心情开阔,算了,就当现在山高古家远,大小姐不知道吧!

    三月初十,江澜洲外。

    春风熙熙,古长笙御马远眺。

    有一条黑压压的人头列队前往斐家堡的方向,可有更多的人头前往江澜洲城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斐家堡的邀请函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环境,古长笙似乎想起曾经的事情,嘴角微微上扬,如今心境已然不同,曾经种种已经难以波动她的心绪。

    “天穹宫有请帖,肯定住在斐家堡,我们去斐家堡!”

    古长笙说完,就加入那条黑压压的人头海向斐家堡走去,郑廉和安雉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那次来时还是大雪铺路,而这次万物复苏,两旁的树上稚嫩的绿芽探出头,遥望远方,绿意盈盈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无愁阁阁主您请,藏剑山庄庄主吩咐我,如果您来了,一定要给他禀告一声,这不,终于等到您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,古长笙抬头看去,只见前方一群身穿红衣的女子,正是半月前她碰到的那群人,只是她们最前方,站着一个身着暗红衣衫,外罩黑袍的中年妇人。

    看来这就是那次她们说的练功到关键时刻的师傅,没想到还真的这么快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侠士,请出示您的名帖。”

    古长笙拿出天穹宫的令牌道:“我乃天穹宫圣使古长笙,可否告诉我,我家少宫主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斐家堡和天穹宫的关系亲密,那守卫自然知道天穹宫有三名圣使,莫彤和梁季以及曾拒绝自家小堡主的文笙,可是哪听过什么古长笙,但这令牌也不像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天穹宫圣使可没有一个叫古长笙的,你莫不是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文笙,不过古长笙是我的本名,若是不信,你可以让少宫主来亲自辨认,或者也可以让你家小堡主斐子言来,若他们都不在,你家小姐斐姌也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那守卫见她说的煞有其事一般,但也不敢贸然让她进堡。

    “姑娘,现在堡中极为忙碌,少堡主和小姐没有时间处理这等琐事,而天穹宫是贵宾,在下不能随意打扰,不然你在这里等会,如果有可以证明你就是文笙的人,在下马上放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守卫迎向旁边前来的人。

    古长笙面带不悦之色,他的意思就是让自己一直等到认识她的人,才让进?认识她的人,早就在堡中了,难道要她等到三月十五,诛魔大会召开之时?

    已经进入斐家堡的尤敏春看向这边,当看到古长笙后,她连忙对无愁阁阁主附耳说道。

    无愁阁阁主柯粤一双凌厉的双眸看来,她嘲弄一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