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妻为大都督 > 正文 第318章 美人儿学士有些变态?
    听折秀这么说,饶是生性淡薄的陈宁陌,也止不住起了几分好奇之心,蹙眉问道:“这崔文卿,究竟是哪一种人呢?难道真如你所言?”

    折秀笑道:“对于他的过去,我并不太清楚,不过听闻他在府州的时候,与阿昭夫唱妻随,相助她为振武军筹得惊人军资,且还斗倒了折惟本,就连外祖父他老人家都赞叹崔文卿乃是一个可堪造就之才,而来到折家,面对大舅父的言语侮辱,他能够以阿昭为重,并没有与大舅父多作争执,与杨家众人相处也还算和谐,公公和夫君,都对他评价不错。”..

    闻言,陈宁陌有些惊讶,不敢相信的道:“杨怀玉乃当朝考功郎中,据说识人用人很有一套,连他也认可这个崔文卿?”

    “是。 闭坌阈μ疽簧,随即郑重其事的对着陈宁陌一拜,言道,“宁陌,我爹爹死的早,现在唯存我和阿昭这两个女儿,我有杨家这颗大树依靠,倒也可以安稳此生,然阿昭以女儿身独自一人支撑起偌大的家业,领军作战更是时时刻刻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,故此,我一直非常担心她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折秀面露苦色:“只是阿昭不肯接受我的关心之意,现在她已经嫁为人妻,与崔文卿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若崔文卿能够成才相助阿昭,我也能放心不少,故此崔文卿之事,还请宁陌你费心,一切拜托了。”言罢,又是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陈宁陌默然半响,忽地镇重其事的点头道:“放心,我一定会不负重托,严厉教导崔文卿,确保他来年能够金榜提名!”

    得到陈宁陌肯定的答复,折秀笑颜如花,拉着她的手儿欣慰点头。

    坐上马车离开八贤王府,崔文卿心内一直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他装作看风景的目光四顾,偷偷乜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折秀,暗忖道:糟糕,那美人儿学士该不会是把那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秀姐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文卿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折秀开口轻呼大破了沉默,也使得崔文卿头皮发麻,干笑问道,“敢问秀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折秀轻轻一笑,言道:“刚才我去找陈学士闲聊了几句,似乎她对你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嘎?”崔文卿喉头发出一声沉沉闷音,显然有种吃惊的感觉,讶然道,“秀姐你说什么?那美人儿学士……哦,不对,陈学士对我的评价还不错?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别致的称呼,折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这才盈盈笑道:“是。詹盼胰チ,陈学士还一个劲的夸你哩。”

    此话听得崔文卿一阵默然。

    敢情这陈学士莫非有些受虐癖,被他这样无意的轻薄了一番,居然还口出肯定之言?

    莫非此女真的因死了老公,故而有点心理变态不成?

    心念及此,崔文卿一阵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然他不知道的是,这些话本就是折秀鼓励他之言,自然不是陈宁陌所说,而折秀的目的,也完全是想让他用功专研学问而已。

    回到杨府,在乌头门前下得马车,崔文卿和折秀有说有笑的走入门内,正欲绕过正堂走向二门,却见杨怀仁正与一个大概二十七八的年轻男子站在那里轻声交谈,两人都是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见是杨怀仁,崔文卿脚步微微一滞,想要避开这个与自己颇为不对路的长辈,却见杨怀仁目光视线已是朝着他望了过来,满含冷然之意。

    既然相遇,自然不能熟视无睹,折秀暗中拽了崔文卿一把,示意他跟上,走到杨怀仁与那年轻男子身前盈盈一礼道:“奴见过大舅父,见过大堂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杨怀仁鼻端发出重重一声闷音,对着折秀虚手一扶,目光却是盯着崔文卿不放。

    崔文卿原本不想对此人作礼,然见到折秀暗暗提醒的眼神,也明白一家人还是不宜把关系闹得太僵,只得一脸不情愿的上前敷衍拱手道:“见过杨大人,杨大人好,杨大人再见。”说完之后似乎如释重负,言道,“见礼完毕,秀姐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杨怀仁和那年轻男子同时一怔,两人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折秀见势不对,蹙眉连忙开口言道:“文卿如何这般没有规矩,什么杨大人,有这么向大舅父问安的么?”

    崔文卿也是一个不肯服软的主,要他主动向杨怀仁低头,那是不可能的,故而懒洋洋的言道:“杨大人说了,现在他可还没认我这个侄女婿,如我这般升斗小民又不敢直呼杨大人的名讳,故而也只能以此相称,相信杨大人也不会责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!很好!”杨怀仁点着头冷笑不断,望向崔文卿的目光中充满了厉色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年轻男子也是一声冷笑,淡淡问道:“堂弟媳,这位便是阿昭之夫崔文卿?”

    “对,正是文卿妹夫。”折秀点了点头,显然试图改善着愈来愈剑拔弩张的气氛,笑着柔声道:“文卿,这位是大舅父的长子杨正武,也是杨家年轻一代的长孙,目前在金吾卫中担任郎将一职。”

    崔文卿深知金吾卫乃是洛阳卫戍部队,负责洛阳城的守卫以及巡逻,而郎将则是领军将军的一种,虽则列为末位,但此人未及三十,也算是位高权重了。

    杨正武眉头紧紧皱着,目光冷冷扫视着崔文卿,半响之后脸上显出睥睨之色,嘴角也是勾出一丝清晰的冷笑:“还以为阿昭会找到一个如何了不起的夫君,没想到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个,看来与我们杨家齐名数百年的折家,也会在折昭手中没落了。”

    崔文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秉性,然人若犯他,他必定不会手下留情,故而听到杨正武的奚落之言,冷笑言道:“原来这位便是杨氏长孙,怎么?听你的口气莫非还看不起书生?我朝太祖皇帝曾在宗庙立下祖规,历代天子须得与士大夫共治天下,即便是当今官家,也对学问士子尊敬有加,莫非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可以辱官家之所喜,蔑官家之所爱,如此一来,何能配作朝廷的忠臣良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