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云穹之龙王觉醒 >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东海鲛人
    但是,他得有机会回到水里,虽然此刻他距那滔滔河水咫迟之遥,但是有这个眼眸化为墨色,不知是人是妖的封若云在,会容得他跳进水中么?

    杨朔突然纵身一跃,使出了最后的力气,向水中一跃。

    封若云漆黑的眼眸看着他,脸上带着既美丽又诡异的笑容,根本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相柳之毒,无物不杀!

    此时控制着封若云的蚩尤根本不相信杨朔还能活命,他徒劳的挣扎看在蚩尤眼中,只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“宓儿!”

    在跃入滚滚河水的瞬间,杨朔心里只剩下一个名字,想到那个被困无数年的女子,不知为何,杨朔原本波涛汹涌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丛浪花溅起,黄河涛涛,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封若云放眼看去,哪还有杨朔半丝踪迹。

    封若云仰天大笑,笑着笑着,漆黑的眼眸突然一闪,整个人仰面倒下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蚩尤只是一股精神力,而且极度虚弱,他只是寄生在封若云的体内,此时还没有太多力量控制这具身体,方才所尝试的一切,已经耗尽了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许久,封若云悠悠醒来,对于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全无记忆。

    在她脑海中,只记得为了除去能威胁到南风的杨朔,她一剑刺去,却被杨朔所阻。随后杨朔说因为南风的原因,并不想杀她。再之后,她不记得了,难道杨朔虽未杀她,却打昏了她?

    封若云望着滔滔河水,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白日依山。坪尤牒A。”

    尽管此时距《登鹳雀楼》的作者王之涣出世还有七十年,但黄河入海却是千古如此,势不可挡。滚滚洪涛轰鸣而下,杨朔被浑浊的泥沙裹挟着,朝着大海方向顺流而去,如同一泣泥沙,被卷进了深深的大洋海底。

    此时的杨朔无知无识,只是因为体内吸收的神力仍在缓慢释放,逐一被那相柳之毒吞噬着,所以依旧有一丝内息未绝。

    海底暗流托着他的身体,不知朝什么地方流去。无边的静谧之中,突然一道古怪的声音响起,这声音分明是人类的语言,但是因为是靠水波释放出来,所以显得悠远空洞,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“这种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!这绝对是神主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天呐!”

    一声惊叫,但迅速地消失,应该是失声惊呼的人马上捂住了他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在杨朔无知无识的身体周围,昏暗之中有数道生灵的影子,来回地穿梭环绕着,终于,其中一个发出了声音:“我们,快把他,带去,见长老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之后,周围的生灵纷纷点头,但却没有一个凑上前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们才试探着靠近,战战兢兢地伸出手,托起杨朔的身体,朝着远处飞快地游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海中的光线明亮起来,幽深黑暗的海水变成了湛蓝澄澈的透明水晶,海水中树立着不知多少棵珊瑚树组成的丛林。

    水流涌动,到了这里却好像被染上了绚丽的霞光,仿若一缕缕轻柔的彩缎在随风轻舞,正前方出现一座巨大的宫殿。宫殿高过百丈,通体都散发着阵阵宝光,金碧辉煌中却又透着缥缈的雾气,让人疑似身处仙境。

    宫殿前方,是一个巨大的广。孛嫔仙辽练⒐,似乎全由黄金铺就,许多传说中的美人鱼长发飘飘,鱼尾摇。诠愠∩峡沼葡械乩慈。

    当几个鲛人托着杨朔的躯体来到这广场上方时,所有的人鱼似乎都感应到了什么,他们定在那里,讶异地向这几个鲛人看来,眼看着他们托着杨朔冲进宫殿,突然不约而同,不分男女老幼,纷纷向宫殿上方游去。

    这些鲛人鱼尾人身,线条修长,无论男女俱都容颜精致俊美,只可惜下半身却是一条大大的尾巴。

    宫殿上方,几个托着杨朔的鲛人缓缓降落,大殿中几位拄着珊瑚拐杖的老鱼人急急走了出来,惊讶地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一个鲛人迎上去,双臂挥舞,激动地比比划划,连说带比划,说了半晌,那个额头有水滴状宝石坠的雌性老鲛人挥了挥手,急步赶到了杨朔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没有错!没有错!”

    这位明显是鲛人长老的人鱼眼泪滚滚而落,马上在水中形成了一颗颗晶莹的珍珠,随着海水,轻轻飘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神主的气息,是神主的气息。 

    老鲛人双手在脸前合拢紧握,拇指贴在长着鳞片的额头上,微微垂颈,恭敬的朝杨朔施展了一个古怪的礼节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神主大人,您虔诚的子民在此向您祈祷,请求您洒下无尽的仁慈光辉,照耀我们,引导我们,让我鲛人一族永世不为黑暗吞噬,不受邪恶迷惑,不被烈焰灼烧,不得天风吹拂!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一个雄性鲛人长老咳嗽一声,小声地道:“大长老,神主大人似乎中了奇毒,神志不醒呢。我们是不是……应该先想办法救醒神主大人?”

    鲛人世界里,雌性鲛人的社会地位要普遍高于雄性鲛人,所以那个雄性鲛人进言,未免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胡说,神主天下无敌,什么毒能伤得了他?”

    大长老很不高兴,怒斥了雄性鲛人长老一句,但还是凑近了去,仔细检查杨朔的身体。

    很快,大长老就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:“相柳之毒!这是无物不可杀的相柳之毒!”

    大长老说完,就双手合拢,两眼星星地望着昏迷不醒的杨朔,赞美道:“厉害的我的神主,中了天上天下、四宇八荒的毒中至毒,居然还能一息尚存!”

    那个雄性鲛人大窘,却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雌性鲛人大长老就跟见了偶像的迷粉似的,唠唠叨叨又赞美了半天,才急急挥舞双臂,道:“快!快把神主请进海神大殿!”

    聚拢在宫殿上空的鲛人们惊讶地看着这一切,但没有人敢在上前。父母长辈则在忙着向小鲛人们普及知识:

    曾经,他们是生活在陆地上的人类,饱受战争之苦,瘟疫之苦,是他们的神主,伟大的水神共工将自己的一滴血液滴入一个能够孕育生命的法宝中,用孕育出来的液体交给他们食用。

    每一个食用过一滴那种神秘液体的人类,身体都发生了变化,他们失去了双腿,长出了漂亮的尾巴,从陆地遁进了水底,从此再也没有战争之苦、瘟疫之苦,还拥有着悠久的生命,幸福的、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里。

    宫殿最中间,是一个巨大的宝座,宝座上是一个巨大的塑像。那是一个人,他的头发乱如水草,他赤裸的上身肌肉肌结,他手中握着一杆三叉的长戟。

    他眼似铜铃,怒视前方,草裙系在腰间,赤裸的双脚踏在一片涌起的浪花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神主,水神共工。

    周围柱子上纹绘着各种奇兽异灵,只不过这些传说中的异兽都是水属生灵,比如先天四灵中就只有神龙和玄武,没有凤凰和白虎。此外还有莆牢赑屃等,个个都是吉兽。至于饕鬄穷奇等恶兽,却是一个都无。

    杨朔被安放在那雕像之下,雌性鲛人大长老道:“眼前此人,与神主本原相貌虽不相同,但其神力本源却是一般无二。我等,都可以说是神主子孙,在这一点上,绝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众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雌性鲛人大长老又道:“千万年前,神魔大战。无数神明寂灭,身陨魂消。我水界神主也从此消失,但是我们一直坚信,神主无恙,终有一日,他当浴水重生。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雌性鲛人大长老傲然道:“水乃万物诞生之源,亦是万物诞生之母。身为水界之主,岂有不得复生的道理。眼前此人,毫无疑问,是神主不知施了什么大神通,籍以复生的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雌性鲛人大长老道:“只是,神主不知怎地,竟尔中了相柳大凶之毒,致使昏迷不醒。若任由神主这般下去,恐怕毒噬本体,又得陷入沉寂,历千万劫后,方得重生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雄性鲛人长老实在按捺不住了:“大长老,我等该如何解救神主?”

    雌性鲛人大长老不屑地瞟了他一眼,道:“神主何等神通,尚不能自救。你有什么本领,可以救醒神主?”

    那雄性鲛人长老一呆,要是根本没办法救活,大家聚在这里闲扯些什么?奈何他也清楚,自家这位大长老确实有些纠缠不清,一贯如此,只好耐着性子道:“大长老可有办法?”..

    大长老绕着杨朔转悠起来,珊瑚拐杖一顿一顿:“也许,海龙果能够解去相柳之毒。”

    雄性鲛人长老纳罕之极,忍不住唤出了她的名字:“婀娅长老,海龙果并没有解毒之效。 

    绡水道:“你懂什么,神主乃真水之体,自能消解毒性,世上什么毒物,比神主自行的解毒能力更强?只是,相柳之毒乃天下剧毒之首,它凝聚在神主体内不得排出,神主的神力又尚不强大,所以难似克制。但海龙果能生死人肉白骨,活力极强。再加上它服食后,会抽丝一般抽取淬体内的杂质……”

    雄性鲛人长老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了,我这就去取海龙果来!”

    海龙果,李子大。踩笪尴,青蓝二色绚丽光芒萦绕其上,就像是一个精美的琉璃珠子。质地很柔软,像是装满了水的皮囊。这东西生长于深海之中,三百多年才能成熟一颗,深海生物各异,对于植物常有破坏,能侥幸长成的海龙果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那长老去不多时,用玉盘盛了三颗海龙果来,这已是鲛人王国仅有的三颗成熟的海龙果。

    绡水长老拈起一颗,轻轻捏开杨朔的嘴巴,海龙果刚放进口中,顿时如一滴清冽的甜水,融化开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仿佛旱地生雷,果子顺着咽喉一进入杨朔体内,那团甜水就轰的一声炸开,好像有无尽的能量从中爆开,狂暴的巨力如奔流直下奔涌不息的长河,顺着杨朔体内大大小小的经脉穴窍朝着四面八方灌输而去。

    大长老拈起第二枚海龙果,紧接着塞进杨朔的嘴巴,紧跟着第三颗……一团荡漾的水光从杨朔身上涌出,将他包裹在内,渐渐凝成了一个巨大的水茧,上面无数符文若隐若现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一人大小的茧缓缓升起,在海水中上下沉浮着,无数细密的丝线缠绕着杨朔的身体,蔚为奇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