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我不会武功 > 正文 第九十章 有客来访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看着项云手中,那几乎快要拉到满弦的弓弦,牛胖子整张胖脸都僵硬住了,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项云,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似得!

    而一旁的项云也是脸色涨红,缓缓松去力道,让弓弦恢复了原状,旋即长出了一口气道:“这把弓还真是有些费气力!”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大,你……你啥时候有这本事呀?”牛胖子此刻已经是惊为天人一般的望着自家老大。

    “哼哼,本世子要是没这本事,今天在城主府内堂,你早就中了郑玉风的毒箭,现在都成一头死猪了!”

    项云这一句话,倒是让牛胖子骤然想起,今日在城主府,那郑玉风一支毒箭射来,竟然被项云赤手空拳的接住了!还一掌把自己推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本领,普通人如何能够做到,恐怕也只有云武者才能够做到吧,而且是比自己厉害的云武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,老大,您……您这是深藏不露呀,感情你才是高手。 

    牛胖子自然知道,项云体内无灵根不能修炼的事情,不过他倒是知道,大陆上也有一些不需要云力和灵根,可以直接修炼肉身的功法。

    不过修炼这种功法的武者只能够叫做炼体士,他们永远无法突破黄云境界,看来自己老大应该就是修炼了这种类型的功法了!

    “废话,老子要是没有本事,能当你老大吗!”..

    项云对于牛胖子自然是不需要隐瞒太多,这家伙虽然人有些不靠谱,可是对于自己还算是忠心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老大就是老大,我爹曾经说过‘小隐隐于林,大隐隐于市’说的就是老大你这种人呀!”牛胖子此刻是由衷的拍了一个响亮的马屁!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你说你这么听你爹的话,那你怎么还整天吃喝嫖赌,不务正业?”

    项云终于问出了一个,他一直十分好奇的问题,这牛胖子整日将他爹的话挂在嘴边,怎么就变成如今这副堕落模样。

    牛胖子却是振振有词的说道:“我爹说过,男子汉大丈夫,自己要有点主见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项云差点没有两眼一黑栽倒在轿子里!

    牛胖子的大轿在项云府门前停下, 牛胖子亲自送项云下轿。

    临别之际,牛胖子再三叮嘱,让项云一定要记住围猎大会那天赶到城外,可别忘记了,项云自然是满口答应!

    待回到府内,项云只是稍事休整,便又回到了别院内,进入到了闭关修炼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今他初入四云境界,已然体味到了修为强大后的畅快感,否非如此他今日岂能够一爪接住那只毒镖,因此项云很是渴望能够继续突破,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项云一连数日都在闭关,几日的功夫里,后者的功德造化诀运转的越发圆润自如,修为也有了明显的长进。

    当然最让项云兴奋的是自己的虎爪绝户手,经过不断的研究和练习,项云终于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虎爪绝户手虽然是偷袭别人要害的绝招,可是也能够转化为其他方向的进攻,虽然威力比起从下至上的姿势要弱了一些,但也是威力强劲远胜普通的武技。

    他如今虽然没有和同等境界的武者交过手,可是从牛胖子这个三云武者的实力开看,项云绝对有把握一招击败牛胖子,而且不是现在,而是当初同为三云的实力。

    项云发现,同为三云的时候,自己的云力和肉身强度,似乎都要远胜于牛胖子,这恐怕也是和修炼了功德造化诀密切相关,这门奇妙功法,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滋养着自己的体魄。

    项云的闭关修炼了半个月左右,终于是出了别院,倒不是他嫌闷出来散心,而是府上有人来报,说是有人求见自己。

    项云带着笑意,迈步来到世子府大堂内,此刻堂内一个身着青袍的男子在客座椅子上,也不喝茶,坐着半个屁股,腰板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男子双脚踏在地上,是站也不像,坐也不像,一副紧张拘谨的模样,四下里打量着,这装饰豪奢的世子府大堂,显得局促不安!

    难以想象,传言中,贫寒穷苦的西北秦风城,如今竟然已经是焕然一新,整个城内道路宽阔,人来人往,车马不绝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高楼,店铺酒肆鳞次栉比,还有这么一座豪奢的令人发指的世子府,这一切都是男子来时没有想象到的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了后堂传来的脚步声,青袍男子立时转头望去,正好对上了项云那张带着笑意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世……世子殿下!”

    男子顿时吓了一跳,原本僵硬的身子一下子站了起来,旋即忙不迭的跪地磕头!

    “哎……岳兄何须如此多礼,我们两兄弟之间,还讲这么多客套干嘛?”

    项云连忙上前将这人扶起,原来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银城杏坛园外,与项云把酒言欢,以兄弟相称的‘岳经’。

    如今的岳经似乎是经过了长途奔波的缘故,一张黑瘦的脸庞微微泛白,倒是更加清瘦了几分,因为身上的衣衫有些单。车盟址⒑,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项云立刻命人搬来了炉火放在了岳经身前,这才帮他止住了浑身的颤抖。

    项云仍旧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岳经,后者却是面露感慨复杂之色的看了一眼项云。

    他那里会想到,当初与自己把酒言欢,勾肩搭背之人,竟然真的是这位世子殿下,这个让他记忆:稚羁涛薇鹊娜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敬,还是该恨呢!

    两人沉寂了一阵,项云率先开口:“岳兄,你不远近千里从银城赶到秦风城,该不是为了找兄弟我喝酒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切莫再叫小人兄弟,小人可担待不起,那日小人着实是不知道,否则……否则就算是借给小人天大的胆子,小人也不敢和世子殿下您,以兄弟相称呀。”

    岳经说着有些惊惧的站起身来,又想要跪下。

    项云连忙摆手示意他坐下,旋即看着岳经说道:“岳兄,虽然来的有点晚,但是在下还是要对兄弟说一声‘对不住’了,当初是兄弟不厚道,害得岳兄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世子殿下,往事莫再提及,也是怪在下当初不够聪明呀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不由想起了五年前,南部青风郡成的夏天……

    项云和牛胖子从龙城一路赶到了南方青风郡,要看那远近闻名的荷花灯会。

    当时的项云还是一个不过十三岁的翩翩少年,而当牛胖子还是那个圆球。

    两人乘舟而行,游览于荷花盛开的云岚河畔,当时正是月华初上,两岸悬挂明亮灯盏,河内有无数花船挂着彩灯,在河中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花船之上,打扮妖艳的女子们花枝招展,长裙迎风飘动,露出两截修长如玉的大腿,藕臂挥动,吸引着来往游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当时还是少年,却已经深谙风月一道的两位少年公子,一看到这江南水乡的风流景象,以及这南方女子细腻嫩白的肤色,顿时都有些双眼发直,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牛胖子流着哈喇子对项云说道:“老……老大,这些女人好漂亮呀,比龙城醉生楼的姑娘还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瞧,那个女人,那屁股都快露出来了,哎哟,这个女人的手真白呀,真嫩呀!你看她还在看我嘞!”

    牛胖子指着一座花船上,一个正冲着两人抛着媚眼的花船姐儿,激动地差点没有把自己这艘大船给踩翻了!

    项云甩手就给了这家伙一个板栗,然后认真无比的说:“瞎说,她明明是在看我!”

    “嘿哟……老大,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嫉妒,那个姐姐明明就是在看我,你看又来了个几个姐姐,他们都在看我呢!”牛胖子得意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项云凝目一看,还真别说,远处花船上的女子们指指点点的,大多数的目光还真是集中到了牛胖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可把项云气坏了,心道这南方女子的审美观难道有问题吗,放着我一个翩翩俊俏的少年不喜不爱,竟是喜欢这么一个圆滚滚的肉球?

    一旁的牛胖子难得占了回优势,可谓是春风得意,他高高跳起身子,得意洋洋的冲着对面的姑娘们招着手,脸上竭力露出一副风流潇洒的世家子弟气派。

    等花船离得近了一些,牛胖子正想喊上几嗓子,让那花船停下来,然后让自己登船上去和对面的姐姐们亲近亲近。

    却是不曾想,离得近了,他们倒是听到了花船上那些女子们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一个嗓音甜美的女子兴奋的指着对面船上的牛胖子,冲着其他女子们说道:“哎哟,姐姐们,你们看呀,那边船上的公子哥身边还有一只宠物呢,应该是一只猪吧!”

    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撇了撇嘴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眼力,这分明就是一只云兽,你见过有怎么胖的猪吗,我可是听说过,有些富贵人家,就是喜欢饲养一些云兽,这才能够显示出他们的身份呢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她有些疑惑的说:“到底是什么云兽才能长成这个模样呀,真难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船在一群莺莺燕燕的议论声中飘荡而过,黑夜灯光映照下,牛胖子的脸色黑如锅底,脸上的肥肉抽搐不停!

    “我去你大爷!”

    片刻后云岚河畔,响起一声悲愤至极的咒骂,以及一阵没心没肺,死去活来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这花船上的议论声只是一个插曲,虽然让牛少爷脆弱的内心受到了重创,但是后者却是化悲愤为力量。

    牛胖子决定,今夜一定要在这云岚河畔的花船姑娘们身上,找回场子来,好让她们知道,他牛少爷的厉害!

    以这二位的身份,来到这南方州郡,那自然要挑选最大最漂亮,姑娘最多的花船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云岚河上游荡良久,终于是看到了一艘足有三层楼高,四周彩灯环绕,围栏上美女成群的巨型花船!

    牛胖子直接:搴宓拿畲业敉,骤然横亘在那艘大船的船头前,竟是将其阻拦了下来!

    因为二人毕竟还是少年,做这种采花之事,当然还是比较低调的,所以乘坐的只是一艘中等体积的船只,船上只有四五个随从跟随,保护他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那艘巨大花船被迫停下,立刻便有花船上的船家伸头看向下方,他们有些不满的喝问道:“哪里来的破船,怎么敢横在这里阻挡我们的去路!”

    牛胖子一听这话,顿时就怒了,他大骂一声:“哪里来的鸟人,敢跟你牛爷爷这般说话,给老子停船,你这艘花船上的姑娘,我全包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