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繁荣末世大逃杀 > 正文 第63章 水深火热的美帝日常
    此后几天,一直到开学,周克都过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芝大有开设给应届新生自选的暑期预科课程。

    基本上不涉及专业知识,而是些提升思维能力和眼界的通识教育,帮新生适应大学生活,顺带了解一下种种规则。

    这种课学校并不会考勤(真的都来了,也坐不下那么多人),只是那些暑假没事儿、又恰好身在芝加哥的学生,自愿来听听。

    周克当然也属于这一类人,所以他基本上每天都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,对于他来说,听课什么的不重要,尽快把自己的SNS好友列表加足够多的人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于是他每天除了上课,就是积极参加学校的义务工作,比如帮忙接待其他新生什么的,趁机疯狂跟人搭讪、加好友。

    短短一周,连点头之交都算上,周克的好友列表足足拉出了四五百人。

    除了同级生之外,还有学长学姐,甚至同学的兄弟姐妹——都是送亲人来报道时,被周克截住搭讪、然后加上好友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,终于像是一个社交关系网络很正常的普通守法公民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那天面试时同组的另外几个男生,就没周克这么热心公益了。

    席多川是个顾影自怜的娘炮,特别怕晒。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在大太阳底下、帮后报到的新同学办手续、带路、拿行李之类的粗活。

    维根斯坦和罗森则是因为傲慢。

    辛雨真倒是会不时来帮忙料理一些志愿工作——不过并不是因为她热心,而是因为她早早地就被校学生会,任命为44届新生分会的主席了,很多组织工作都是她分内应做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学校是看在她姐姐的面子上,为了向联邦监管部门表示诚意,才把本届新生分会的领导职务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在美国的私立大学,这种交易是很常见的,也没人会觉得不公平——私立大学本来就是拿着股东和捐赠过日子的,从来没人要求私立大学公平。

    哪怕在2010年代,哈佛商学院或者宾大的沃顿商学院,里面的学生干部也都是一水儿的华尔街银行家子弟。

    “你爹是大金融家,所以默认你有领导同学的才华”,这是一个再硬核不过的理由。

    耳濡目染,短短一周之内,辛雨真跟周克就有了十几次见面和交集,渐渐熟络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,已经是正式开学的日子,新生报到工作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站在校门口的接待处,看着自己手中的电子名单上,最后一个同学的名字也变色成了“已办理”状态,辛雨真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拿出块湿巾擦了擦汗,顺手又把另一块还没拆的递给周克,随口攀谈:“倒没看出来,你还挺热心公益的。这么热的天,一天到晚在学校里,怎么不见你陪女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自己的事情吧,我们不太干涉相互的生活。”周克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,就先这么搪塞。

    他和莫娜毕竟只是用男女朋友的关系打掩护,事实上毛事儿没有。所以当周克有正事得办的时候,他完全就会忘掉陪莫娜。

    再说,也没什么好陪的,陪多了反而尴尬。

    辛雨真觉得难以理解,随性地叹了口气:“你这人还真是奇怪,说真的,这段时间我对你的看法,改变了好几次,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有看懂一个人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说来听听。”周克反正也空下来了,不介意多了解一下对方。

    当然,是怀着戒备之心的。

    因为,过去的这一周里,他已经秘密查了一些资料,摸清楚辛雨真的底细了——她那个当联邦高官的处长姐姐辛雨芽,正是几个月前去迈阿密追查过他和左宗琅案子的那家伙。

    周克当初监听FBI迈阿密分局办公楼里的录音时,就听到过艾登队长提到辛雨芽的名字、职位和指示。

    所以,周克如今在辛雨真面前,言行都是非常谨慎的,堪称戏精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不想跟辛雨真交往过深,另一方面又希望在对方注意自己时,尽快传达一种人畜无害的姿态。

    毕竟,周克以己度人,觉得辛雨芽肯定会非常信赖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他如果能取得辛雨真的信任,那么即使将来在芝大发生什么可疑的事儿时,特别搜查部的人也不容易查到他头上来。

    谁会觉得辛处长妹妹信赖的朋友、会是坏人?

    辛雨真却不知道自己被周克算计了,她还拿周克当真心朋友,当下直言相劝:

    “其实,那天面试之后,我觉得你这人挺有亲和力的,三观也正,应该是个学习上的好伙伴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看你那么拼命拉关系加好友,我觉得你对圈子的执着,已经超出了大学生的尺度,太市侩,功利。学生就该纯粹点,好好读书最重要——当然,我不是说不要社会实践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失望了?其实,我只是因为刚回国,没什么朋友,所以才……”周克小心斟酌着自己的措辞。

    他也非常希望通过这一次交流,把自己“获取第一桶社交圈子”的漏洞给圆过去。

    辛雨芽听了,展颜一笑:“不用解释,因为后来我又看清了——你虽然加了那么多好友,不过没几个有权有势的,跟那些玩圈子的贵族子弟不一样。你也没刻意围着美女同学转,甚至连自己的漂亮女朋友都没时间独处:总之,你不像那种怀着目的去交朋友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克松了口气,故作写意地耸耸肩:“那必须的,如果我是为了认识美女,那还每天帮那么多新同学干嘛?这不舍近求远了么——全校有谁比你漂亮。”

    辛雨真不禁脸一红,气鼓鼓地纠正:“喂!你怎么说话的呢?我是靠实力的,可不是花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装生气归装生气,该给的好处还是得给。哪怕再是自矜于实力的女生,也不会真的因为别人说她漂亮而翻脸的。

    这不,后勤处来放盒饭的时候,辛雨真第一个就拿给了周克,然后才给其他一起帮忙的同学放饭——这是学校的福利,所有帮忙接待新生的人都拿得到。

    食堂里的菜而已,不值几块钱。

    放完饭,辛雨真跟周克走到旁边的回廊下,找了个位置坐下吃。

    美国的便当当然不会是米饭,周克打开了他那一份,是一个小餐包,几颗珍珠甘蓝和番茄片,还有满满的油炸绞牛肉饼。

    “又是牛肉!不要钱一样。”辛雨真叹了口气,下意识确认了下周克的眼神,看他似乎不反感,就把一个牛肉饼叉到了周克饭盒里,“我腻了,吃不下,你把珍珠甘蓝给我两颗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牛肉有什么不好,你不吃我吃,呐,你要的甘蓝。”周克也不废话,直接达成了交易。

    辛雨真用过来人的口气,促狭地教训:“以后你待久了就知道,牛肉会腻到吐的——芝加哥的牛肉太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美国的牛肉确实很便宜,比如2018年沃尔玛超市里的牛绞肉,都是2美元一磅。哪怕到了2044年,也才通货膨胀到5美元。(同期大明已经涨到200多人民币一斤,大明这边我严格按照每8年物价翻倍来推演。)

    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农业过度发达,产能过剩太严重。另一方面是美国人有钱,都舍得吃大块原切牛排,所以边角料滞销(在美国,大块牛排比碎肉贵好几倍。这点国内人很难想象,因为国内大多数消费者甚至分不清原切牛排和卡拉胶合成牛排)。

    芝加哥又是美国的屠宰业中心,全美70%的牛肉是在这里宰的(所以芝加哥的NBA球队才叫“公牛队”。)

    因为转运延迟和滞销,那些即将过期的牛绞肉,便宜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直接自提拉货的话,均价才每磅几十美分。

    周克来这儿还不久,所以不是很清楚行情。

    听辛雨真提起,他上网查了一下,才知道美帝的大学食堂有多黑心:

    “干,原来绞肉这么便宜,难怪食堂连巨无霸汉堡都不肯做——转基因玉米粉都得2美元一磅了吧,牛肉饼比面包片都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巨无霸汉堡可是需要两片面包来夹两片牛肉饼的!多奢侈!

    当然要换成一片面包、三块牛肉饼了。

    计划通。

    辛雨真很快吃完了饭,就顺手统计起这周帮忙做义工的人员名单。数据都是直接可以拉出来的,几秒钟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她发现,周克是最勤快的,几乎每天都来,其他人都比他少。

    新圩镇心中一动,问:“你是不是想加入学生会?为什么你比别人勤快那么多呢。我本来还想拉席多川他们一起来做事,但他们总是推来推去貌似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会?没兴趣。”周克一边婉拒,一边假装设身处地找理由。

    说自己是为了交更多朋友才来做义工,那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他稍一思索,计上心来:“其他人可能是忙着暑期打工,我听说席多川家境并不优裕,估计是想自己赚钱补贴点学费吧。”

    芝大如今的学费要8万美元一年,对于贫困家庭来说是很难承受的。当然亚裔普遍靠考个好成绩,然后拿奖学金减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打工……惭愧,我从小到大,还没打过工呢。”辛雨真喃喃自语,不由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失业虽然很严重,但打零工的门槛也变低了——

    就像网络小说的兴起,让严肃作家们集体失业了,但也让写书的门槛资格大大降低。很多初中肄业、学洗剪吹也学不好、还嫌搬砖累的人,纷纷来网上码字。

    卖脸这种生意,门槛就更低了,比写书都低。如今的美国中学生普遍都在做,而且这毕竟是正当合法兼职,比媛交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居然从来没兼职打过工,是你姐姐怕有辱门楣么?其实体验生活什么的,也没那么严重吧。”周克不无恶意地揣测。

    他的话稍稍有些重。

    毕竟在他如今的印象里,辛雨真的姐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而是把灵魂出卖给总统的帮凶。所以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就不给人留面子。